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相比過去,身處 21 世紀的我們的恐懼有何獨特之處?

曾夢龍2020-01-08 13:37:58

“我們求助于恐懼這種情感的頻率出現了戲劇性的增長,這說明了什么?當今世界變得比以前更危險了嗎?我們的恐懼真的比10年前、20年前或50年前更多了嗎?我們到底在恐懼什么?”

《恐懼:推動全球運轉的隱藏力量》

內容簡介

22 年前,弗蘭克·菲雷迪的《恐懼文化》一書問世,引起社會各界關注?,F在,菲雷迪認為有必要再次出發,探討“恐懼”的命題。在新書中,菲雷迪將過去的恐懼和現在的恐懼聯系在一起,探討在我們被訓練得相信人類社會面臨的危險和威脅是不可估量且失控的這一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恐懼又是如何在當今社會發揮作用的,以及誰在這種恐懼文化中受益。但最重要的是去偽存真,這種恐懼文化并不能無限地持續下去,正如書中所說:“人類必須被定義為脆弱的生物嗎?我們必須心懷恐懼嗎?一旦提出這些問題,我們就已經走在了本能地意識到還有其他選擇的光明之路上?!?br>

作者簡介

弗蘭克·菲雷迪(Frank Furedi),英國肯特大學社會學榮休教授,至今在其領域內耕耘,被學界內外贊為活躍的社會學家,著述頗豐,《恐懼文化》《恐懼政治》《知識分子都到那里去了?》《偏執狂父母》等。

譯者簡介

吳萬偉,武漢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翻譯研究所所長,自 2005 年起就持續將菲雷迪的文章、著作翻譯引進國內。

書籍摘錄

緒論(節選)

拙著《恐懼文化》 1997 年夏天付梓之時,“恐懼”這個概念還鮮為人知。 20 年后,“恐懼文化”已經無處不在,從政治選舉造勢活動到對伊斯蘭恐怖主義或禽流感的討論等不一而足。然而,在當今社會肆虐的恐懼文化的起因和后果仍然有很多令人困惑之處。本書旨在厘清恐懼文化產生的原因及其后果,并在現代人熱衷恐懼的歷史背景下,考察我們現在恐懼的方式與過去有何不同。此外,本書還將分析恐懼文化背后的人性觀基礎,以及它如何強化了人性的宿命論認識。最后,它還嘗試指出如何擁有一個較少恐懼的未來。

恐懼與道德

恐懼文化的另一面是傾向于夸大社會面臨的威脅的性質和范圍。想象人類正面臨著生存危機這一傾向在試圖解釋當代恐懼氛圍的分析家中間更加明顯。與強調媒體操縱和有組織的恐懼推銷等描述不同,學界的“風險社會”研究傾向于為當代恐懼文化的出現提供結構性的解釋。這種結構性解釋的主要論點是,科技的不斷創新和全球化發展導致的日新月異的變化帶來各種各樣的潛在風險,其后果根本不可能預知和計算出來。按照這一理論,其中一些風險——氣候變化、超級病毒、全球恐怖主義——對人類及人類居住的地球都構成了威脅。

我們生活的世界比以前危險得多的說法,往往是一些與原教旨主義末世警告的口吻相呼應的論證誘發的。在被所調查的話題弄得不知所措時,一種對恐懼的分析最喜歡提及的警告是“時日不多了”。按照這一思路,鮑曼提出了一個“預言”:除非人類面臨的威脅得到“控制和制服”,否則災難將“不可避免”。他警告說:“現在威脅地球的不僅僅是新一輪的自我破壞……也不是災難接二連三地發生……而是一場終結所有災難的災難,一場摧毀整個人類的災難?!?/p>

與其他大多數危言聳聽者對未來的災難敘述不同,飽曼通過提醒讀者恐懼的道德成分弱化了他的敘述。換句話說,恐懼也是一種道德修養,而不僅僅是對客觀威脅的回應。他正確指出:“所有道徳故事都是靠散布恐俱發揮作用的?!弊怨乓詠?,人類的恐懼都是依靠道德語法塑造而成的。我們恐懼什么和如何感知恐懼均受到占支配地位的道德準則的規范和價值觀的指導。甚至我們的一些最原始的恐懼,如死亡恐懼,都是通過道德規范來調節的。關于人類生存的恐懼往往源自宗教故事和宗教主題。從歷史上看,對災難的描寫往往具有深刻的宗教含義。災難常常被看作“上帝的行為”,即神對人類罪過的怎罰。

鮑曼指出,恐懼與邪惡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它們是道德上的“連體雙胞胎”,我們所害怕的是邪惡,邪惡就是我們所害怕的東西。當代世界傳播的許多恐懼訴求起源于特定的環境,是人們對所感知的具體問題的反應;然而,為了將這些問題轉變為威脅,傳播者利用了社會熟知的邪惡這種意識形態。從歷史上看,邪惡這一概念幫助人們解釋了為何會發生不幸,它為社會了解不幸的原因提供了一個答案,并指導人們去弄清誰應該為此承擔責任。在傳統的西方社會,罪惡被描繪成惡行的主要誘因。

在現代世俗時代,情況變得越發復雜,因為我們避免明確提及善與惡。西方社會對使用道德語言感到不舒服,因此往往缺乏一種連貫的敘述為恐懼賦予意義。在此情況下,我們感到很難找到恰當的話語。德國社會學家烏爾里?!へ惪耍║lrich Beck)表達了這一情緒,他哀嘆道:“我們造成了無法預見、無法控制、無法交流,并危及地球生命的可怕后果?!薄盁o法交流(incommunicable)”吸引人們注意到,我們缺乏一種語言賦予人類面臨的威脅一定的意義。

即使在當今世俗世界,恐懼、邪惡和道德問題也交織在一起。例如,圍繞“千年蟲(Millennium Bug)”的爭議說明了對技術問題的恐懼如何輕而易舉地獲得了一種道德維度。在即將進入新千年的那一年,眾多不祥的跡象表明即將出現可怕的危險。專家們警告說, 1999 年 12 月 31 日午夜,計算機程序會錯將 2000 年當成 1900 年,從而引發災難性問題。對最初被稱為“千年蟲(Y2K bug)”的潛在技術故障的擔憂,迅速演變為對全球計算機系統崩潰的強烈恐慌。

有關“千年蟲”災難性后果的悲觀預測引人注目之處就在于作者表達的準宗教性的主題和世界末日論調。傳教士預言,未來,普遍的計算機故障將引發善與惡之間的災難性斗爭。例如,五旬節派的莫里斯·切魯洛(Morris Cerullo)預言了一場“圣經式”災難:

這場席卷全國的恐慌將轉化為全球性的經濟蕭條。銀行倒閉造成世界金融市場的癱瘓。全球經濟將陷入崩潰……《圣經》預言,當全球經濟將在一小時內崩潰時,世界末日就要到來! 城市中將爆發騷亂……在 2000 年的午夜,美國可能在不到 30 分鐘的時間內就發生核災難。


無數靠散布恐慌發財的家伙紛紛趕時髦,競相杜撰最離奇可怕的場景。一本名為《2000 年的定時炸彈》預測,千年蟲將導致全球混亂。格蘭特·杰弗里(Grant Jeffrey)在《千禧年崩潰:2000 年計算機危機》(The Millennium Meltdown: The Year 2000 Computer Crisis)中預言,一場計算機崩潰將促成陰謀者企圖建立的反基督世界政府的誕生。

末世論的焦慮與尋求技術解決方案交織在一起,這應該被解釋為嘗試找到一種恰當的語言來突顯對未來的不祥預感。由于缺乏表達對未來的不安全感的語言,就像貝克所暗示的那樣,人們受到鼓勵去主動尋找意義。至少有些評論家在《圣經·啟示錄》中的一些理想和話語中找到了“庇護所”,認為它們提出了有關當今時代的恐懼和邪惡的有趣問題。

縱觀歷史,各個社會群體往往依靠宗教故事和道德準則提供的指導來保護自己免受他們遇到的威脅的侵襲。人們感到安全與否取決于他們與占支配地位的意義系統的關系。社會學家C. 賴特·米爾斯(C.Wright Mills)以這種方式看待意義系統與人們感受到威脅之間的關系——“當人們珍視某種價值觀,并感受不到它所面臨的任何威脅時,就會覺得幸?!?,但是,“當他們感受到自己珍視的價值觀受到威脅時,就會經歷一場危機”。米爾斯補充說:“如果他們的價值觀全部受到威脅,他們就會徹底陷入恐慌?!泵谞査惯€預測了一個情景,捕捉到當今社會焦慮構建的一個重要維度。他說:“最后,假如他們沒有意識到任何可珍視的價值觀,但仍然感覺到威脅的存在會怎樣,” 他得出結論:“那是一種不安和焦慮的體驗,如果足夠徹底,就會變成一種致命的、無具體指向的莫名不安?!?/p>

意識不到任何可珍視的價值觀的后果對于我們理解現如今恐懼的運作方式至關重要。有時候,相信靈魂永生不朽會幫助人們應對死亡恐懼。古希臘學派——伊壁鳩魯派、懷疑論者和斯多亞派——提出了一種哲學,認為死亡恐懼是非理性的。他們提供了一套價值觀體系來幫助人們應對死亡恐懼。有些社會比其他社會更善于提供一整套意義體系,人們據此認識世界,并能夠認識他們面臨的威脅。在道德規范強大的社會,恐懼與告訴人們應該害怕什么以及如何應對威脅的文化腳本有關。例如,在古希臘,勇敢這一美德在有關恐懼的公共管理和表現方面就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當今社會竭力要為是非概念賦予一種自覺的道德內涵。正如本書接下來幾章所指出的那樣,恐懼文化的言論和現實都表達了當今社會普遍存在的道德不確定性和無力感。在今天脆弱的道德氣候下,我們缺乏一種用以抗衡和消解恐懼的美德。因此,我們依靠非道德的資源——心理學、醫療、專業知識——來引導自己應對所遭遇的威脅。道德混亂維持了恐懼文化,并促成了它的再生。

為了理解恐懼的運行規律及其在當今時代的獨特表現形式,本書將焦點集中在闡明恐懼是如何被編排和上演的。在提到文化腳本的概念時,我們指出了它在指導人們如何解釋和應對不確定性和威脅方面的作用。本書的文化腳本概念提供了如何應對恐懼的規范、言辭和普遍認可的種種假設,它還通過講述一個故事來說明成為一個人意味著什么。在此,它要傳達的是,我們在危難時刻應該如何行動。文化腳本還講述了很多東西,比如,遇到困境時如何處理情感問題、如何幫助個人獲得滿意的情感體驗。它傳播了情感規則,也傳播了這些情感所表達的意義。個人根據自身處境和性格特征來解釋和內化這些規則,但通過受過文化制裁的習語表現出來。

所有的文化都有關于恐懼及其意義的獨特腳本。由于恐懼深深地沉浸在關于人生意義的文化假設之中,所以會因為歷史背景不同而有所變化。事實上,研究當代的恐懼最有用的途徑之一是將它與其他歷史時刻的恐懼機制進行對比。這種方法有助于我們更好地理解我們的恐懼文化的獨特特征和獨有屬性的演變過程。研究恐懼的歷史演變過程對于回答下面這個問題至關重要:“與過去相比,我們恐懼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它也幫助我們想象一個世界,在那里,恐懼不再對生活產生支配性的影響。

本書主要借鑒了英美世界的恐懼經驗。然而,恐懼文化的影響已真正具有了全球性。在寫這些話的時候,我身處秘魯的利馬。過去十來天,當局不斷提醒我不要進入被定為“不安全”的地方,并告訴我哪些餐館及出租車公司是“安全”的。我原以為,利馬的恐懼敘述是基于這樣一種預期:外國游客歡迎別人提供這方面的指導。原以為,我與秘魯人(大部分是中產階級)交談時發現,他們顯然也將英美的某些恐懼觀內在化了。在新加坡、布達佩斯、阿姆斯特丹或米蘭等不同地方的對話使我相信,恐懼文化已經或多或少產生了廣泛的全球性影響。

我得出的結論是,社會在不知不覺中疏遠了管理恐懼所必需的價值觀——勇氣、判斷、推理、責任等??謶治幕皇亲匀坏漠a物,在許多方面,它的力量來源于年輕人被社會化的方式。本書認為,與其他任何歷史階段相比,當今采用的使年輕人社會化的新方法成為促成恐懼文化占支配地位的催化劑。年輕人的社會化過程使其感到自己的脆弱性和未來不確定性的震懾力。我們希望本書有助于年輕人找到一種辦法來超越當前社會化過程的消極影響。


題圖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