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我們為何對遠處的災難報以同情,卻不愿承擔身邊的義務?

曾夢龍2020-01-07 15:53:33

“人類道德心的邊界是否能同步擴寬,與商業社會的飛速膨脹同步呢?它是會分裂為兩種道德,一種適用于身邊的人與事,另一種專針對遙遠處的不幸,還是會自我迷失,淪為游離于現實的抽象觀念呢?”

《無處安放的同情:關于全球化的道德思想實驗》

內容簡介

為什么我們總是對遠處的災難報以極大的同情,卻對身邊的不幸興趣寥寥?世界被科技手段無限縮小,也把遠處的不幸拉近到每個人身邊。狄德羅相信五感的界限就是道德的界限,傳媒技術將我們的感知力拓展到全球,讓我們對千里之外的陌生人似乎也產生了道德責任;而盧梭認為人類的情感被距離拉伸時,必然會揮發、黯淡,我們之所以如此關注遠處的災難,正是因為我們不愿意承擔身邊的義務。

德國作家漢寧·里德引用了十八世紀以來的幾個著名思想實驗,巴爾扎克、盧梭、伏爾泰、亞當·斯密等啟蒙精英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弗洛伊德、榮格等文學與思想巨擘跨越時空的思想交鋒,掀起了一場關于世界大同的道德辯論。

作者簡介

漢寧·里德(Henning Ritter),德國著名作家、翻譯家,萊比錫圖書獎得主,哲學家約阿希姆?里德之子,漢堡大學榮譽博士。著有《長長的影子》《筆記本》《征服者:20世紀的思想家》等作品,曾獲 2011 年萊比錫圖書獎。

譯者簡介

周雨霏,德意志日本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員,日本大阪大學文學研究科特聘講師。研究方向為 20 世紀德國社會思想在日本的傳播與接受。

書籍摘錄

導言(節選)

西方文明的子民堅信自己具有設身處地站在他人立場上思考的能力。鮮有什么別的,能讓他們顯示出如此自信。他們甚至相信這種能力在與日俱增,終會有一天,基于同情與共感的道德觀將把整個世界納入其范圍之中。對遙遠處事物的感應,其對象不僅涵蓋人類,同時也包括形形色色的生物,甚至過去發生的事件,乃至宮殿樓閣的遺跡、熱帶雨林等諸種文化遺產。這種共感,似乎既不受空間上的制約,也不受時間上的阻隔: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不幸,原則上應與近鄰隔壁的遭遇一樣,在人們心中激起同等程度的憐憫;歐洲殖民者在美洲大陸犯下的暴行,與眼下的不公惹起人們同樣的憐憫。只有基于上述預設,我們才能理解,為何政客們會為了幾百年前的罪行(譬如奴隸貿易)向受害者在世的后代們謝罪。

想要滿足同情心衍生出的包羅萬象的要求,困難是顯而易見的——人們必須成為深諳憐憫之道的高手,才能應對不斷擴展的道德對象。在歷史上,人們已經利用文學、戲劇和繪畫作品作為輔助手段。今天的媒介手段更是數不勝數,讓人們仿佛能近距離感受遙遠處的不幸,尤其是通過攝影、影視及電視作品。當攝影技術捕捉到世界上某一角落的慘狀,觀者會在距離感上出現錯覺,仿佛遠處發生的一切比身邊的不幸更容易觸動他們。通過這種作用,攝影成了最新的一種具有道德效應的藝術形式。在有些場合,如“911事件”之后,媒體為了展現事件發生時的場景窮盡其能,使現場以外的全球觀眾都身臨其境般地分享當事者的經驗。通過這些手段,哪怕是遠離現場的人們也能以關注、同情及支援的姿態來參與事件,并躋身于一個文明化了的共同體。在這里,人們共享上述有關同情的道德觀念。

今天,人們普遍相信,對數量更多、分布范圍更廣的個體抱有同情心,標志著道德的進化。這一信念驚人地深入人心,雖然至今它尚未被明文化,更沒上升為法律法規,它目前還只是很多人共同堅持的一種信念。這一信念看似是晚近才出現的,而實際上, 19 世紀中葉以來涌現的不少國際人道救援組織(如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其倫理基礎正是基于上述信念。雖然表達方式或直白或隱晦,但這些機構都立足于這樣的道德主旨:人道精神無國界。此處我們同樣發現,這一道德觀念通過不斷擴大它的對象范圍來實現自我正當化——人越是能夠對五湖四海的人們所遭遇的不幸表示同情,并伸出援手,就越是顯得處于道德高地。

顯然,距離上的近與遠之問題,并不是最近才出現于道德哲學與道德批判。早在地理大發現的時代,當域外的習俗與習慣使人們對本地的傳統道德產生質疑時,近與遠的問題就已經出現了。帕斯卡激情的吶喊“一條子午線就決定真理”,正是文化與文明相遇的時代最鮮明的見證。本書的第二部分,將勾勒通往道德與政治制度多元主義之路上的幾個重鎮,從蒙田到柏格森。他們的思想構成了一個背景,反映出行動空間在全球范圍的擴張,是如何激發了諸種對道德的質疑。

作為散文集,本書的結構不同于哲學著述中常見的系統化論述方式,它的重點集中于幾個人物形象。這幾個人物形象直接出現在 18 世紀關于道德的眾多討論中,而且格外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的人們在道德方面所抱有的不安。這其中包括狄德羅筆下“殘暴的思考者”,他為了保全自己不惜毀滅一部分人類。還有盧梭筆下“捂住耳朵的哲學家”,他甚至無心去搭救一個在他窗外被謀殺的人。此外還包括亞當·斯密虛構出的“富有人性的倫敦人”,他為在遙遠中國的地震中喪生的人們頗感到震撼與難過,而當他想到自己或會遭遇不幸時,便把上一刻的同情心與他仁愛的哲學忘得一干二凈。為了不讓厄運降臨在自己頭上,他甚至不憚于犧牲掉一部分人類的性命。

上述三個形象,均來自關于自私心的威力與界限的大討論。在 18 世紀的討論中,同情心僅僅是作為自私心的反作用力,不經意地出現。在當時的眾哲人中,盧梭是唯一一位,將同情心置于人類的本性之中??赡呐率潜R梭,也預設了這樣的前提:文明社會將人們的同情之心消磨殆盡,已不可指望其發揮作用。由于盧梭寫下了不少關于同情的思考,也由于他對覆蓋整個人類的道德與普世仁愛的態度頗消極,盧梭在本書中作為核心人物出現。亞當·斯密在某種程度上也可看作是盧梭的盟友:通過他“富有人性的倫敦人”的橋段,斯密告誡人們,若過于積極地實踐普世仁愛,就必須承擔它所帶來的后果。斯密同時駁斥了人們期待同情心會不斷促進道德升華的想法。只有狄德羅堅定不移地執著于建設普世道德的事業,并做好了付出代價的準備——將那些不遵從文明理性之律法的人們,從“人”的隊伍中清除出去。

打從近代理性文明自 18 世紀出現以來,對其是否能給人類帶來福音的質疑一直伴隨著它。反映這一質疑的最銳利的話語,就是巴爾扎克對他的讀者提出的問題。巴爾扎克問道,如果僅憑意念就能殺死一個遠在北京的滿大人,并成為富翁,你會怎么做呢?滿大人的問題成了一則膾炙人口的橋段。弗洛伊德也熟悉這個故事,從滿大人橋段的流行,弗洛伊德讀到了一個普通歐洲人如下的坦白:要能忘了人的良心和那些道德戒律,就再好不過了。此書以滿大人的故事開場,通過研究狄德羅、盧梭、亞當·斯密等人筆下的人物形象來追溯這一思想的譜系,因為后三者皆可被認為是同一設問的諸種不同形態,追問道德的有效范圍。

本書的主人公們,均是人類道德向著普世化發展的進程中出現的角色。他們被看作是同時代道德哲學的挑釁者,對發現與征服的時代中出現的混亂做出了反饋。是時,人們行動范圍的急劇拓展引發這樣一個問題:人類道德心的邊界是否能同步擴寬,與商業社會的飛速膨脹同步呢?它是會分裂為兩種道德,一種適用于身邊的人與事,另一種專針對遙遠處的不幸,還是會自我迷失,淪為游離于現實的抽象觀念呢?道德全球化的質疑者們警告人們不要高估了同情心的力量,同時對一種所謂普世仁愛的道德究竟是否有可能實現提出疑問。他們游弋于道德的確定性之外的一片令人不安的地帶,這正是本書接下來要討論的范疇。本書將追尋上述哲學討論的足跡,而這一討論直至今日仍未結束。討論中最有力度的思潮之一,是對合理主義保持距離,堅持理性僅在一定范圍內有效。即使在今天,人們的行動范圍已覆蓋全球,當人們試圖尋找一種與之匹配的道德指引時,上述帶有文化悲觀主義色彩的哲學思潮中涌現的大量主題仍具有不遜當年的現實性。

本書帶領讀者進入一個錯綜紛繁的文獻世界,這些文獻主要產生于 18 世紀。通過追尋蛛絲馬跡,讀者的面前呈現出一張由各種思想與人物形象所編織成的網絡。這些形象反復出現,也使人們得以追溯其譜系。在這一可被稱為隱蔽的哲思的過程中,靈光一現聯想到的畫面與例子,跟論據一樣被認真對待。畫與寓言,注釋與短語承擔了論據的重擔。這同時也證明了,過去那些看似相互孤立、毫無關聯的思想主題能夠貫穿時代,在今天仍同樣具有現實意義。本書中所有獨立小標題下的內容可作為獨立作品閱讀,但只有在上下文的關系中,讀者方能一睹文獻的全貌,縱觀這一由各式主人公、各種真實的歷史人物與虛構的形象所編織成的網絡。


題圖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